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到你了。”

    嬴狄此刻勾起嘴角样子完全不同往常,眼神也邪肆得很,像换了个人似的。

    徐志和这时拼命扭动身子滚到赵莉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护住赵莉,他慌忙喊道:“不要!不要杀她!”

    “她该死,你也是。”嬴狄此时哪管眼前的是不是人,反正在他眼中伤害罗竭的都该杀,脑海里除了杀伐的念头再没有其他了,这种感觉让他溯洄尘封的记忆,再次沉浸在陈年的肆虐快意中,仿佛他眼中的画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是眼前这样的场景,取而代之的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古城,众横交错倒在眼前的尸首都成了至亲的脸。

    谢子彧一看大事不好,嬴狄的状态又难以控制了,但自己操控着万象阵此刻根本无法停下来,分神的瞬间阵法险些不稳。睡莲灵机一动捏了个手诀,此刻虽无法召出万象,但这样做可以及时帮谢子彧稳定万象阵。

    谢子彧暗松一口气,对罗竭说:“嬴兄状态出问题了,你快阻止他!他一会儿要是杀红眼暴走就糟了!”

    罗竭转头一看嬴狄的眼神的确异于往常,整个人都杀气腾腾,这种状态的他,罗竭是头一次见,情不自禁吓得后退两步,他试探唤了声:“嬴狄?”

    嬴狄仿若未闻,绕过罗竭朝赵莉走去,徐志和瑟瑟发抖惊恐万分的样子更刺激了他的神经。哦对了他想起来了,当时那些丑陋嘴脸的人也是这样卑微地在他面前求饶。如果他放过了这些人,那么谁来救赎他失去的一切及其灵魂?

    想到这里,嬴狄自言自语道:“一个都别想跑。”

    罗竭已经进行了一场头脑风暴,四下张望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去阻止嬴狄,一不做二不休只能亲身抵挡,用了最笨的办法。嬴狄轻轻松松就拨开了他。罗竭眼见嬴狄已经发起了攻势,再次上前挡住。

    “小狄!”

    嬴狄听到这声呼喊的瞬间好像看到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面前,白衣胜雪,乌发如瀑,简单挽在发间的菩提发簪都那么好看,那张脸更是好看得出尘,气质绝尘五官绝艳,眉间一点晶莹莲花瓣冷透如霜。嬴狄眼神清明了几分,眨了眨眼他的神祇又不见了,眼前只有奋力扑向他的罗竭,突如其来的清醒,可他已经无法收回这一刀了,力道根本不受控制。罗竭紧闭双眼,才感受到些许皮肉之痛,刀刃就迅速抽离。罗竭睁眼惊魂未定地看着自己胸前渗出的殷红,满头冷汗密布。

    谢子彧惊叹:“因果自那之后千年来第一次显灵了!”

    睡莲听得满头雾水:“师兄这刀本来就有灵啊,何来千年显灵一说?”

    “因果真正的灵识已经沉睡千年了,平**见到的只是被煞气怨灵渲染的残念,自成凶灵,煞气太重极难控制。”

    原来刚才因果在没入罗竭血肉的那一刹那,居然意外唤醒了因果的灵识记忆,灵识爆发短暂冲破煞气奋力抽离刀身退向一旁,漆黑的刀刃浸染些许血液后隐约散发金辉,在半空中颤动嗡鸣,像是一股沉睡千古的力量在逐渐苏醒,努力冲破万丈煞气。

    “幸好……它救了你……”嬴狄额头冷汗涔涔,嘴唇泛白,望着罗竭淡淡一笑,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话声音渐弱像是用光了最后的力气,然后全身的气力都瓦解了,两眼一闭倒了下去,与此同时因果也停止了颤动嗡鸣,光辉黯淡下来,刀身仍是漆黑的模样,慢慢化做黑雾消散了,重回嬴狄体内。

    “小狄!”罗竭迅速接住嬴狄,奈何自己伤势也不乐观,一动就扯痛伤口,没能接稳嬴狄,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罗竭是真没想到嬴狄穿着衣服看起来跟纸片人似的,这一接才知道还挺沉。罗竭晃着嬴狄,叫他的名字他也毫无反应。

    谢子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竭于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于秋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秋生并收藏竭于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