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道得很诚恳,只是很快对四人的身份产生了疑惑。

    钱锦听出他的画外音,赶紧把腰上的牌子给他看:“这位大人,我们是京兆府的缉事,方才……是发现了可疑人物的踪影,这才冒昧地闯入贵宅,还望见谅。”

    老人点点头,忽又反映道:“……不会是这可疑之人防火烧了我家?”

    “不是不是!翻进来之后才发现我们看错了!”钱锦不会撒谎,着急地找话解释。

    老人觉得这火起得蹊跷,仍旧忧心忡忡,小孙子被油毡布裹着站在他腿边,很听话地一声都没吭,连脸都没露。

    戴唐也许是终于发现躺在地上的样子不好看,撑着地站了起来。老人见到他满头满脸都是灰,便想请他在府中清理干净用些茶水再走。他略一偏头,正打算说话,忽地见到了一直默然不语的徒南,脸色立刻变了。

    “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你怎么敢进我府里来?!!”

    老人用手指着他,像是见到了仇人。

    徒南对他的态度没有半分吃惊,他深深地行了一礼,转身朝府门走去。他好像对这里十分熟悉,也不担心在偌大的宅院里走错方向。

    老人也没有给剩下三人站在原地发愣的时间:“你们!你们也给我出去!!!”

    钱锦想要争辩几句,毕竟小孩是戴唐拼命从火力救出来的。戴唐却拉住他,对老人点头哈腰:“这就走!这就走!”

    说着,一左一右拉上他和扶冉,跟在徒南身后离开了。

    府门在身后砰然阖上,戴唐用袖子擦着脸上的灰,扶冉极有眼力地只字未提,而是福了福身,说自己要回宫点卯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徒南缠紧绑袖,他要送扶冉回到宫门。

    二人的背影消失在街口,钱锦终于大叹了一口气,不顾形象地坐在门外的石阶上:“今天可是咱俩来京兆府的第一天,遇上的都是什么事啊……那群突厥人是干什么??这老头又是干什么的???”

    戴唐看着徒南离去的方向,眨了眨眼睛,然后低头瞅了瞅自己扁扁的肚皮。

    “你饿不饿?我们吃饭去吧。”

    眼下时辰已晚,别的地方已无食肆开张,两人往热闹的平康里走去。平康里的十字街口是菜贩们固定摆早市的地方,此时的街上还残留着不少被丢弃的烂菜叶子,还有好些个破损的竹菜筐,都被随意地堆在街边。

    就在这满地狼藉的街口中间,居然立了一个石狮子的雕像。那狮子雕得极为难看,一点都不像狮子,活脱脱像一条面目全非的长毛怪,叫戴唐看得差点笑出声来。

    结果凑近一看,才发现那些“长毛”,其实都是堆在狮子头上的烂布条,这些不知道被谁在猴年马月摆上去布条,早都脏得发硬,远看和狮子融合得浑然一体。

    戴唐不怕脏地把布条全都扯下来,又胡乱地拍掉狮子脸上的灰:“嗯!这么一看还是很好看的嘛!”

    钱锦怕灰,捂着鼻子躲在一边:“你弄它干什么?”

    戴唐充耳不闻,左右看了一圈,仍觉得不满,从地上捡起一枝不知从哪儿来的残花,戴在狮子耳边。

    “这样才像样嘛!”

    钱锦饿得不行,早已往前走出一大段距离:“快点吧!再晚摊上的馄饨要卖完啦!”

    馄饨摊的老板很热情,积极地张罗两个人坐下:“二位客官,实在对不住,最后一碗馄饨刚刚卖完!要不给二位下两碗面吃吧?”

    钱锦已经饿得眼晕,让老板有什么就赶快上,他等不及了。

    老板手起面落,很快端上两碗热汤面:“筷子在筷筒里,二位慢用!”

    钱锦抄起筷子,挑了一坨面就往嘴里塞,戴唐没有抽筷子,反倒是从筷筒里掏出了一个勺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非典型白月光手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蘅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蘅楹并收藏非典型白月光手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