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戴唐整个人悬在空中,只剩一只手还扒在镶嵌得并不牢固砖块上。他的手指用力到发白,手腕在不停发颤,随时都要支撑不住。

    徒南站在他手边,垂下眼睛看了他一眼,旋即移开了目光,并没有要施救的意思。

    戴唐也没有打算向他呼救,他只是瞪大了眼睛牢牢地盯着他,嘴上还要说:“就算我马上就要死了,我也还是要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因为全身都在用力,这句话他说得格外艰难。

    徒南听完依旧没什么反应,他目视前方,像是无事发生。

    钱锦从另一侧探出头来,他伸出手,朝戴唐本就勉力支撑的那只手狠狠一拍。戴唐应声掉落,可他的眼睛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徒南。

    在他掉落的那瞬间,钱锦开口怒道:“这院墙还不到一丈!就是头朝下栽下去也摔不死你!”

    “哎哟!”戴唐屁股着地,摔在了一堆荒草上,很快他就扶着墙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那也是会疼的嘛!”

    钱锦用脚勾住墙的边缘,一个用力骑到了墙头。他本来想再说戴唐几句,可看了看身边的徒南,又担心这位京兆府鼎鼎有名的缉事,会因此小瞧了他们这两个第一天报到的手下。

    徒南置若罔闻,他回身把等在墙外的小宫女扶冉拉了上来,然后手脚麻利地跳进了面前的荒宅,再一气呵成把扶冉从墙上扶了下来。

    戴唐已经摘干净了衣服上的干草,正对着荒宅里破败的小楼探头探脑:“这房子明显很多年没人住了,你确定公主的狗会在这里?”

    扶冉拍拍身上的灰:“确定确定!当初我陪公主带狗来的时候,亲眼见到它往这个方向跑的。”

    “这狗叫什么名字?我叫几声试试。”戴唐仍旧将信将疑。

    “垂露。”扶冉一字一顿地说,像是确定他听不懂似的。

    戴唐果然皱了眉:“什么什么??”

    “白珠垂露凝!”已经跳下墙跟过来的钱锦,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遂安公主的狗通体雪白,周身没有一根杂色的毛,所以叫‘垂露’,你背没背过诗啊?”

    “我能把汉话说成这样已经不错了!”戴唐理直气壮。随后他清清嗓子,试探性地叫了几声,果然没有狗回应。

    “叫这么个拗口的破名字,怪不得找不到。”他小声抱怨。

    钱锦瞪他一眼,扶冉掩着嘴笑了一下,徒南说:“去周围找找吧,天要黑了。”

    宅院不大,小楼四周的荒地很快被四个人搜寻完毕,结果一无所获。

    “进楼。”

    徒南刚说完话,便身先士卒地走进了在傍晚渐黑的夜色中,愈发显得诡异的破楼。

    戴唐亦步亦趋地跟上,并且十分狗腿地替他打开了快要从门框上脱落的木门。

    扶冉紧随其后,钱锦在原地纠结了半天,也跟着进去了。

    一进小楼的厅堂,便能见到向上和向下两个楼梯。戴唐兴致勃勃就要往下跑,钱锦看着黑乎乎的地下室入口,一把拉住了他:“咱们还是先上楼看看吧!”

    “天要黑了,再不下去看就看不见了。”

    戴唐说得有理有据,钱锦不为所动。戴唐看他一会儿,忽然凑近了他的脸对他说:“怎么你怕黑吗?”

    不等钱锦为了面子争辩上几句,戴唐就反手抓住他的手,把他往楼梯的方向用力一推:“没什么可怕的,你看这不就下去了吗!”

    钱锦一个趔趄,果然顺着楼梯往下滑去,慌乱中他只顾得上抓住扶手稳住身形,倒是忘了害怕的事。等他反应过来,已经顺着台阶溜到了最下头。

    他懵懵地抬起眼一看,只看见他们三人还站在上方,只有他一个人在下面,独自面对黑乎乎的地下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非典型白月光手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蘅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蘅楹并收藏非典型白月光手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