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丁凌总觉得自己很奇怪,害怕灵异事件,偏偏喜欢看鬼片。选修了学校最有名的电影课程,看见电影中某岛国拍摄的《来电凶猛》,她惊惧之余,默默觉得自己有些作死。

    看见男生在厕所接起电话的那一幕,丁凌不由打了个冷颤;她倏然想起体育馆地下二楼的那间诡异的厕所。

    对于体育,她选修的是健身,和交谊舞,健美操一样,都在地下室里。

    下了楼梯,直行是一排排整齐的教室,而教室的尽头右拐,便是厕所。她从不喜欢上第一间和最后一间厕所;因为地下二楼的厕所,本就灯光黯淡。而第一间和最后一间,恰巧不为灯光所笼盖,看着狭小紧仄,而且有些阴森。

    那天下课,厕所里挤满了人,她迫不得已去了那虚掩着门的最后一间。这件厕所的门是坏的,没有女生愿意上。她提了一桶水放在屋里堵住门,转头将书包挂在一旁的墙壁。忽而她头皮炸了起来,她的手僵住了,缓缓的将书包拿了回来,把水桶拿开,推门出去。

    她看着门外人来人往,大着胆子回头,只见那间厕所的的墙皮不知何时脱落了一大块;四四方方,宛若遗像大小,整整齐齐,在一米七左右的高度。这样整齐的剥落,好似有人刻意为之。而且这个高度,看着实在奇怪;若是是大人做的,没有哪个大学女生和教授会抠厕所的墙;如果是孩子,一般教授都很少带孩子来学校,孩子们也够不着这么高的地方。

    从那以后,她便开始注意这间厕所。每次进入洗手间,总觉得有道目光从那间厕所里传来。那间门不像其他厕所的门一样,要么关紧,要么大开。它总是遮遮掩掩开三分之一,里面无论什么时候,在外面看都是黑漆漆、阴森森的。

    每次就算人再多,就算有其他的女生进入这间厕所,她也绝对不会进去。时间一久,同学们不由指指点点,道她迷信。

    每周三下午第二节课,都是体育课,也就是后天。

    丁凌随着人群走出教室,捂着自己的右眼,那里这几天一直再跳。

    没有几个女生选择健身,她默默的跟着教授的脚步训练,直到下课。这个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她捂着右眼,有一点想去看看那间厕所。

    刻意的等了一会,她估计厕所已经没有那么多人,方背着书包,缓缓往拐角的那道厕所大门走去。平日的厕所大门都是敞开的,而今天,不知为何阖在了一起。

    厕所看着安安静静,丁凌心中惴惴,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犹豫片刻,她缓缓推开门走了进去。

    有些年头的门,宛若挨揍一般,发出‘嘎吱嘎吱’刺耳的叫声。她看看想要自己阖上的门,这才发现门后没有东西可以固定它。

    思索一二,她拿起水桶放在水龙头下接水,水流‘砰砰’的砸在桶里,遮掩了周围的声音,她反而更加不安。自动阖上的门,从洗手台前清晰可见的违和而虚掩的最后一间厕所。明明除了她没有人,但是总像是有人盯着她的背看一样,让她的头皮一阵一阵炸开。

    将水桶抵住大门,丁凌打开手机看着屏幕,假装淡定的哼着歌;厕所有五间,她思忖一二,缓缓走向中间。

    她站在厕所坑前,也不取下书包,靠着门装作拿着手机瞧;不经意般从地下的缝隙看了看左右两边的厕所。右边的厕所亮堂堂的,没有人的影子。而左边,隐约在厕所坑的位置,确有一道黑色的阴影,仿佛一个人就稳稳的站在隔壁,始终不曾离开。

    丁凌缓缓的开门,假装摸了摸肚子,转头镇定离开;她走得很慢,很稳,丝毫看不出慌乱和紧张。她能感觉身后有东西靠近,而头皮越来越麻,一阵阵的从头顶经过后脑勺,麻到后背脊椎。

    她走到洗手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祂无处不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唯朝筱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唯朝筱煦并收藏祂无处不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