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章八十八诺别哀林·丹妮斯顿

    源世四年四月三日

    但塔尼亚·黑羽城·黑羽骑士塔·宴会会场

    诺别哀林·丹妮斯顿与本代黑羽骑士罗尔扎特·乔恩客套过几句后便借口告辞,一个人走向了宴会会场的角落。她将自己莫名沉重的身体不着痕迹地靠到墙上,精神疲惫地听着不远处的上位骑士们谈论蓝羽骑士塔夫洛琳的事情,过了一会,她的思绪也不由得随着他们的话语飘荡起来。

    当年她也是蓝羽骑士塔夫洛琳的崇拜者之一,倒不如说,当年几乎全大陆都是塔夫洛琳的信徒。塔夫洛琳的装束,塔夫洛琳的言行,塔夫洛琳的眼界,塔夫洛琳的气魄,塔夫洛琳的学识……源世崇拜的并不是她身为上位骑士的强大,因为民众从未真正理解骑士的含义;源世崇拜的也不是她的相貌,因为她身为人更加夺目。丹妮斯顿始终认为,比起其他的一切,塔夫洛琳才是世界的风向标、源世的引路人。

    同为上位骑士,塔夫洛琳并非如天罚骑士西卡里一样一战成名,她在大陆舞台的首秀也很少有人清楚。她会知道这些还要感谢坎斯坦·别兹,据他所说,那也是身为坎斯坦家家主的他从幕后正式走上台前的重要契机。事件本身并不如何隐秘,八三年自由骑士团覆灭一事传遍大陆;事件的具体细节却很少有人清楚,例如塔夫洛琳是如何以黑羽骑士的名义与各大势力谈判周旋的,又是如何利用她庞大的人脉为那场不幸善后的。

    最后塔夫洛琳站到了曾经的自由骑士所在的位置,让自己成为了一个不再有个人立场的见证者、绝对不涉及个人感情的沟通平台。各大势力间有了坐下来沟通的渠道,塔夫洛琳的威望也在一次次恰当处理摩擦与意外中越积越高。等到一九九零年的那场秘密会议召开时,丹妮斯顿代替别兹参会,这才一睹那时已大陆闻名的蓝羽骑士的风采。由中立的上位骑士代表残余的自由骑士团,让满是象征意义的自由骑士团的参与来控制各势力过激决定;邀请无所属的上位骑士,让各大势力顾忌着上位骑士的存在,继而不敢在明面上过于迫害斯兰尔特与七海碧姬;邀请不同势力的上位骑士,像是银羽骑士与黑羽骑士,让他们彼此制衡;邀请八王参会,从侧面震慑八王;展示自己的实力与人脉,让法塔斟酌惹怒她的后果……塔夫洛琳好像将一切算尽,又好像什么都没做,只是任由各大势力讨论、事态发展。最终,各大势力在塔夫洛琳温柔的微笑和轻缓的语调中成功达成了共识——无论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斯兰尔特避免了灭亡的命运,迎来了喘息的时间;战争则在各大势力相互制衡的情况下消散于发动之前。

    丹妮斯顿同许多人一样一度沉醉于塔夫洛琳这样的手段,也曾试图用同样的方式改变维埃科迪。不过她的这一政策说不上成功也说不上失败,因为曾于大陆游历的丹妮斯顿了解了各国却不够了解维埃科迪,坎斯坦·别兹、坎斯坦·莉莲的早逝与诺别哀林家带给她的影响也无法让她像主持那场会议的塔夫洛琳一样随心所欲、得心应手。最终起效的也大多是坎斯坦·别兹在位时,由丹妮斯顿提议、别兹与莉莲执行的部分,那之后的成果便不如从前。当然这没有减少丹妮斯顿对塔夫洛琳的崇拜,不如说,情况并不完全适合,这个方法却仍旧能够解决维埃科迪的一些问题,这足以证明塔夫洛琳的优秀与出色了。

    可随着塔夫洛琳的离世,源世再次突兀地改变了。对塔夫洛琳的追悼在各式各样的传言——其中主要是银羽骑士背后摸不清心思的手段及黑羽少爷的个人愿望——中极快地转变为刻意的忘却,塔夫洛琳的时代就此彻底结束。无论从个人还是维埃科迪的角度考虑,丹妮斯顿都不推崇宗教,可源世的变化却让她担忧。原本便没有足够的文化积累的源世,在失去了自己的精神信仰后又会走向哪里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骑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薛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薛楠并收藏骑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