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苏以殷就站在白若雩身旁,他眼睁睁看着白若雩姑娘的模样和别的男人撞在一起,这情景怎么看都很不对劲,他便赶忙上前将两人分开,双臂一张,挡在白若雩面前,他这时并不比白若雩高多少,一脸的警惕也被这昏暗的黄昏冲淡了不少,硬是没起多大的警示作用,还好对方似乎是个讲理的人。

    被撞到的是个高个子的男子,他才反应过来,忙后退了一步,稳住身形行了一礼,“冒犯姑娘了!在下着急赶路,天暗也看不明白,竟撞了上来,实在多有得罪。”

    苏以殷想了想,见那男子确实比白若雩高一个头,说是没看见,好像也说得过去。这时,白若雩也反应过来,轻轻扒开苏以殷,朝那男子回一礼,“无妨,也是我走地着急,公子快请起。”

    那高个男子却还是维持着抬臂作礼的姿态,他又一低头,道,“不知姑娘是哪家小姐,陆某也好上门赔礼。”

    “公子不必如此,并非什么大事,何必大费周章?”

    那公子还不肯起身,想了想,将怀里一串玛瑙递给白若雩,“还请姑娘收下这串玛瑙珠,如此,陆某心里也好受些。”

    推辞不过,白若雩终是收了玛瑙珠,陆公子这才起身,又做一礼方才离开了。

    “这公子是占了便宜,这下是想用钱来消灾?”苏以殷疑惑道。

    “毕竟是个意外,便算了吧。”白若雩摇摇头,不再说话。刚才趁着最后一丝余晖,他看清那公子的眼神,有些踹踹不安起来。他想,女儿身用的也够久了,许是该把男子身换回来了。

    天已经黑了,乡间小道上一盏纸灯笼忽明忽暗地闪着,过了一会儿,那小灯停了下来,有人敲响了李匠家的门。

    李匠疑惑地开了门,昏暗的夜里,纸灯笼照清了来人。只见门口站着一清秀男子,身后跟着一个小童,那男子微笑道,“李叔,深夜造访,多有打扰,我这回是来向您讨那马场的钥匙的。您也知道,自那事后,父亲便将马场钥匙藏了起来。自他老人家过世后,钥匙便恐怕也是找不着了。思来想去,我还是到您这儿了。”

    李匠愣了愣,忽然抬手关门,“这钥匙我哪儿有,二少还是找个开锁师傅吧。”

    那男子急了,顾不得身子忙地跻身去抵门,“您又不是不知,这广锁是您亲自设计的,旁的人哪里打得开?我回马场不过是为探求一个真相,若是您不帮忙,我便在您门口守上三天三夜。”

    老李是个老实人,心里也温柔地紧,陆子骞这番话让他手里动作停顿了片刻。“二少,这又是何必呢?马场如此险恶,若你再出事,我,我。”

    “李叔放心,我其实并非是因马场患疾,那会会儿聊斋传得火热,我也十分感兴趣,当时又不巧染上高热,这才说了许多胡话。您瞧,我现在可有半点不对劲?”

    一旁小童也努力挤门,忙的为自己公子说话,“对的对的,李师傅,这市井传言七分假,那里能信?这回秋试放榜,我家公子可是得了解元啊!”

    李匠叹了口气,终是放行了。

    桌上的蜡烛忽明忽暗,照亮了李匠半边的脸,他感叹。

    “原来如此,那马场原来并没有妖精。说来也巧,今天白天来了个姑娘带着弟弟,说要在溪风山上修院子。我本还听说溪风山闹妖精,有些担心,但那姑娘说他弟弟被什么,什么开过光,妖精不敢近身,这可是当真?”

    “姑娘和少年?”陆子骞一愣,随即想到黄昏时候撞到的两只化作人形的狐狸,“这么巧?”

    “可不是嘛,他们才走没一个时辰。”李匠听到了个巧字。

    陆子骞只得赶忙转回话题,“应该是真的吧,开过光的,妖精应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神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北逝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逝灭并收藏神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