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房间里一如既往地熄着灯,只有电视的大屏幕上散发着幽幽的白蓝光,身穿睡袍的男人靠在窗台上等待直播比赛的广告结束。

    在他身后,窗外皓月融融,银晖像是一条浩浩荡荡的江水,将整个庭院漫成了一望无际的江面。男人回头扫了一眼月亮,又下移视线,只见楼下的一架木秋千像是江水中的孤岛,安静地垂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真是可惜,应该是团聚的日子。”

    说完他将手里的酒杯放回窗台上,拉紧遮光窗帘,将月光挡住,才又重新在沙发上落座。

    电视里广告时间还没有结束。

    男人觉得有些遗憾,因为这部分广告时间足够让那个人调整好心态和表情,不至于露出端倪。

    他动了动手指将节目回播,停到了主持人念海外投票时,再重新开始播放。

    孤零零站在待定席位上的江连出神地盯着前方地板上的某一处,一动未动,似乎票数多少与他毫无关系,似乎结局早已知晓。

    直到主持人“高达一百三十六万”的话音落下,他才微微睁大眼睛,抬头去看大屏幕。

    男人将画面暂停放大,仔细打量过去,江连的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甚至里面多了一丝慌乱。他握住话筒的手下意识捏紧了,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些微微发白。

    真好,他还记得他。

    不好,他还畏惧他。

    男人将电视调回正常时间,正好广告结束,主持人宣读结果。

    果然如他所料,被主持人举起手的江连已经恢复了冷静,眼神平静,他向观众席各个方向鞠了一躬后,转身朝台下走去,那并不高大的身影,仍旧坚毅。

    男人等待比赛结束,这才站起了身走出房间,守在外面的两个保镖立刻低头。忽略到这些人,他快步穿过空无一人的长廊推开一个房间的门。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月光透过纱帘斑斑驳驳落在地毯上,也落在了窗台旁的一尊马头石膏像上。

    男人站在门口轻声开口:“江连,你睡了吗?”

    床上的人被唤醒发出一声嗯的呢喃,他细声细语:“我睡了。”

    “那我能进去吗?”

    “好啊。”里面传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声音的主人年龄像个年轻的青年。

    男人走进房间里,抽掉了系住睡袍的腰带。

    不一会儿房间就传出了暧昧的声音。

    *

    下了舞台后,江连往外走去,他对一旁祝贺晋级的恭贺声恍若未闻。

    每周只有比赛结束后能够暂时见车世炀一次,这时候队员会集结开个暂短的会议再返回城堡,一时间不会有人管他。

    按照微信上的约定地点,江连穿过大厦后门到达了停车场,一眼就找到了一辆林肯加长。时值傍晚,晚霞将整个天际染红,越往西颜色就越深,直到视线移到那轮红日上,红得跟血一样。

    简直太衬江连现在的心境了,虎落平阳,龙困浅滩,英雄暮年……噢不对,这个词不太适合。

    他坐进车里,缓缓关上车门:“是我。”

    后座的男人正在看书,听到他平静的声音从书里抬起头:“冷静人格?怎么变回来的。”

    “进城堡的前一天,那天是我母亲的忌日,忽然就醒了烧了叠纸。”江连视线隔着车窗上的黑色膜纸看向那抹夕阳,表情冷静。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烧个毛线了,那时候他下了飞机刚抵达宾馆,困得进屋就睡过去了,连个梦都没做。希望他妈一定要原谅他,等他先挨过眼前这关一定多烧点纸。

    车世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少爷[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列宁格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列宁格勒并收藏少爷[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