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他这脸说翻就翻,把我都翻懵了。

    ……明明开头你还暗示我连自己名字都是因为我师叔才取的,结果这才几句话就开始打脸了,男人都这么善变的吗?

    夜色漆黑如墨不见星斗,使君子立于夜幕下阴影深重的花丛里,悠悠一叹,又重复一遍:“我说,我恨她。”

    茶壶里的水已经快要煮干了,使君子指尖稍动,烧的正旺的碳火便安静的熄灭,漫出几缕草木烟气。

    使君子盯着那轻飘飘烟气看了一阵,等它散的一丝不剩,才轻声道:“世人常说浮光掠影前尘如烟,其实哪有这样的事,但凡刻骨铭心,必然念念不忘。”

    “譬如雨澜曾对我说,她第一眼见到春眠,便无来由的顿生出万般欢喜。”

    “这句话,我就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便无来由的顿生出万般欢喜。

    分明是这样温暖又缱绻的一句话,叫他说出来却只有万般的冰冷与锋锐。

    恍然间我有些明白过来,使君子还是那个不爱说话的使君子,之所以肯纡尊降贵浪费口舌的先给我来段回忆杀,全是为了带节奏。无非是想要我知道,若是一个人不幸生在了沉渊深潭里,还有人胆敢来和他抢夺手中唯一的稻草——

    我无法克制自己的顺着他的心意想下去,想着怎么可能不恨……

    不行!不对!我猛的攥紧了手,指上银制手甲刺的掌心猝然一痛,脑中霎时一片清明,这才缓缓呼出口气。

    险啊,差一点就让使君子给我忽悠瘸了。

    我表面上强撑着不动声色,背地里愁的脑仁生疼,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使君子这么不地道呢?你讲故事就讲故事,顺便夹带私货坑我就很过分了。

    想我师叔那是何等样人?我小的时候还算比较有骨气,因为觉得她对我不好所以打算离家出走,偷偷摸摸的藏过几回私房钱,结果回回攒不到十个铜板就得被她揪出来,揪出来就得打手心,打完手心还得藏一赔十,好几个月的零花钱全部扣光。

    似这等心狠手辣还不好蒙的人,万一哪天发现我站她对家,那还不得被她按着脖子擦地……

    我忍不住抖了抖,听个故事听出来一顿打,怎么想怎么不划算。

    我怀着满心被忽悠的悲愤和即将挨打的痛苦,拍着桌子质问使君子:“师叔以前跟我说,你只是生了张用来蒙人的天人面貌,其实内里一颗黑心走的却是修罗道。我一直以为是她造谣诽谤,没想到你今天自己送锤,人家两军交战都不斩来使,你竟然会为了跟师叔的那点过期恩怨坑我?你又不是没挨过她的打,不知道她下手有多黑吗?”

    使君子并不反驳,也看不出来半分愧疚疚,他只是笑一笑,依旧是温柔又好看的样子,然后走回我身边,轻轻摸了摸我的发顶,眸色幽幽意味深长。

    要不怎么说养孩子不能太粗暴呢,孩子缺乏关爱很容易跟我一样没出息,满腔怒火瞬间就让人家摸下去了一多半。

    但我心情还是颇为复杂,一面是因为他摸我头的这个动作跟摸狗头的动作实在相差无多,再有就是,好歹彼此相处了这么多年,一看他这副死德行我就知道事还没完。

    当然这得算我的锅,因为我不知死活的瞎他妈作,本来可以趁着师叔不在家当几天快乐的咸鱼,但我闲着没事非得打听人家的八卦。

    结果报应说来就来,人家这就要喂我吃刀片了。

    我琢磨了又琢磨,觉得自己到底是个俗人,心眼难免长的比较偏,看师叔如今还能活蹦乱跳的到处蹦哒,想来当初捅到她身上的刀不多,只要大本命不死,那我应该还抗得住。

    我摸出来两块松子糖含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春秋容易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鬼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若并收藏春秋容易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