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安华见瓷瓶没收了苏若,神色阴冷又捏了个法决,瓷瓶口再度洒下光芒!苏若十分愤怒,也不管其他,一股脑开启了御虚殿所有阵法!各色光芒绚烂,光芒过后,安启尤能支撑,只是嘴角溢血被束缚,安华却是重伤昏迷在地!

    那瓷瓶没了主人操控,悬在空中,再无动静。苏若压着怒气朝安启道:“将化月还我!”

    安启见到妹妹昏迷,也是大怒:“你这炉鼎好生嚣张!我妹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离风庄定是不放过你!”

    他话音才落,天空便传来了聂淮森冷的声音:“安庄主要怎么不放过本座?”

    随着声音而来的,是极强的威压!同是渡劫期,聂淮的威压完全不是苏若能比,安启立时跪趴在地,一口鲜血喷出。聂淮出现在苏若身旁,神色难得有些紧张:“你没事吧?”

    聂淮是真被惊吓了。他一时没分神关注御虚殿,竟然就出了事。所幸苏若的阵法动静大,他才能及时发现赶来。这瓷瓶是安家几个老头子做的法器,十分厉害,若是人被吸进去,不过一时半刻,连元神都会融得一干二净。这东西落到安华手上时,他便觉得迟早要出事,却也没多管,不料安华竟拿这东西对付苏若……

    聂淮将苏若搂在怀中,万般庆幸她有反击之力。苏若却急急抓住他的肩,指着天上的瓷瓶道:“它把化月收了进去!”

    她难得这般情绪化,眸中都是焦急与求助。聂淮瞬间觉得心中又软又烫,安抚道:“无事。你留在阵法里,我将它救出来。”

    空雀剑出鞘,聂淮跃至空中,眸光如电,一剑朝瓷瓶劈下!极强的剑风如滔天巨浪,别说御虚宫,整个御虚山脉都被震得颤了几颤。当初死域时,聂淮一剑撕开幻境时都不曾有过这么大动静,饶是苏若有防御阵法,也被风吹得睁不开眼。待到风平浪静,她再看去,便见到那瓷瓶身上出现了道道裂纹,然后一瞬碎成了齑粉!

    化月自空中掉落,苏若急急接住。她仔细查看,发觉原本通体银白色的化月,剑身上竟然有了数道或深或浅的黑色纹路。正抬头想问聂淮,却见到聂淮对着空中的一团黑雾,似乎在用什么方法束缚它。那黑雾挣脱不得,疯狂冲撞,却终是被聂淮压成了一个拳头大的黑色小球,安静悬于空中。

    聂淮这才落地。苏若上前:“这是什么?”

    聂淮道:“这是怨气。这瓷瓶里死了太多修士,他们临死的怨念被瓷瓶炼化,便成为怨气,助这瓷瓶增长威力。我毁了瓷瓶,怨气便想逃出,可若任它们逃出去,不知又有多少人要遭难。”他看向苏若,似乎知道她心中的担忧疑问,揉了揉她的发:“化月身上的黑色纹路便是这个,它被缠上了,所幸我来得及时,它没有被完全污染。”

    苏若抱着化月,担忧又难过。聂淮便道:“无事,御虚宫有位韩长老,最善炼器,定能修好化月。你且等等,我一会便带你过去。”

    半响不出声的安启此时忽然开口了:“尊者,尊者!舍妹一时糊涂犯下大错,还请尊者饶过她!”

    苏若看去,这才发现她与聂淮说话间,那黑色小球已经飘到了安华头上,正缓缓降落,似乎要融入她的身体。安启脸色是白的,显然知道大事不好,跪在地上求情。聂淮面上没有表情:“她用这瓷瓶杀了多少人,才积累出这滔天的怨气。缘业终有报,你们便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安启看着那黑色小球贴上了安华的额头,想阻拦又怕被缠上,只得朝聂淮道:“尊者!请尊者看在安家几位前辈的份上,饶了安华!”

    聂淮听言转向安启,忽然挥手,解开了束缚他的阵法!安启一喜,以为他的话有了效果,却见空雀剑悬于聂淮身前,而后以凌厉之势朝他攻来!安启大惊,操纵长鞭抵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全世界都在觊觎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忆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忆沐并收藏全世界都在觊觎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