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获取VIP权限,可无限下载TXT,屏蔽全站广告

    殷崇搂着梁星闻,走到了停车的地方,梁星闻脚下不稳,全身好像没有力气,一路都靠在他身上。

    殷崇起先没注意,等车门打开,殷崇松开他,让他上车的时候,怀里的人几乎是呻吟了出来。

    殷崇才皱起眉,捏住梁星闻的下巴,让人抬起头,便看到青年半闭着眼睛,眉头蹙紧了,脸上一片潮红,热度也很惊人,黏着细密汗意。

    显然是刚刚喝的酒有问题。

    捏着下巴的手指顿时有些用力,殷崇声音阴沉,不知是冷笑,还是在发怒,说:“你倒是哪里都敢闯。”

    梁星闻没有听清他说什么,他只觉得身体发热,好像被烧起来了一样,脑子也不大清醒了。

    只还听得出这是殷崇的声音,被几乎粗暴地推进车厢的时候,不清醒里又有些惊慌。

    他伸出手,不知道想抓住什么,只觉得热得厉害,声音都黏腻着滚烫着似的,他喊:“叔叔……”

    殷崇被揪住了衣袖,脸色绝算不上好看,但梁星闻大概是药效上来了,眼里都蒙上一层湿润火热的欲潮,竟不似平常那么怕他,只紧紧地揪住他,不知所措又急切难耐地,想要凑上来亲近。

    殷崇仿佛无动于衷,只垂下眼睛,阴沉沉地看他,后者无意识地动着腰和臀,下腹那一团已经很明显地鼓胀起来,甚至因为不得纾解,深色布料已经洇出一点湿痕来,他蹙着眉咬着唇,难耐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叔叔……呜……”

    他又在没头没脑地喊,整个人几乎要挂在了殷崇身上,滚烫的呼吸都喷到了殷崇的颈间,他下|体紧贴着殷崇的大腿侧,解渴似的磨蹭着,见殷崇实在没有反应,他喉咙里呜咽了一声,仿佛不知如何是好,他凑上来,讨好地去舔殷崇的喉结,又伸出手,没有章法地隔着裤子用力揉自己的性|器。

    殷崇突然说:“下去。”

    梁星闻一抖,湿润的眼珠都微微张大一些,好像稍微清醒过来了,显出一点退缩,却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

    是司机下去了。

    车里彻底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殷崇垂目看着他,脸上看不出表情,只说:“裤子脱了 。”

    声音却有些发狠似的。

    ——————————

    删节部分继续ao3见,微博阿漂漂漂漂漂漂 看置顶。</p>

章节目录

折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阿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漂并收藏折爱记最新章节